全球化对国家安全的影响_万博亚洲网
  煤矿  化工  建筑
  机械  电力  冶金
  消防  交通  特种
    视频
   
   超市 

全球化对国家安全的影响

  来源:万博亚洲网 点击:  评论:  更新日期:2018年07月19日

全球化是一个非常复杂和矛盾的过程,它对国家安全的影响既有下面的,也有负面的。
全球化促成以军事为中心的传统安全观向以发展为中心的综合安全观的转变。自民族国家形成以来,维护国家安全是任何一个主权国家的最高利益和目标。以往的国际体系是一个弱肉强食,谁也管不了谁的无政府主义的世界。在无政府状态下,一些国家通过发动战争或以战争相威胁扩大自己的“生存空间”,而被侵略或受威胁的国家为了自身的安全又不得不扩大和加强自己的军事力量,于是形成了以军事为中心的传统安全观。我们所以在这种安全观前面冠以“传统”二字,是因为自民族国家形成以来任何主权国家的安全都是由政治安全和军事安全构成,并靠军事手段来维护。这种以军事为中心的传统安全观在冷战时期表现得最充分。以美国为首的北约集团和以前苏联为首的华约集团凭借强大的军事力量在政治和意识形态上处于严重的对立和冲突之中。在历史上,这种安全观曾产生过严重的后果。一是反自身的安全建立在别人不安全的基础上,导致安全——不安全的恶性循环,酿成历史的无数次战争,特别是20世纪的两次世界大战。二是引起疯狂的军备竞赛。武器,特别是核武器的生产和储备远远超过威慑的需要,甚至达到反整个人类消灭数次的荒唐地步。
经济全球化开辟了和平与发展的新时代,国家安全开始从生存层面向发展层面倾斜。靠武力占领别国领土,掠夺别国资源来扩大“生存空间”在政治上和军事上都划不来,使用武力的代价越来越大而好处越来越小。战后日本和德国复兴的经验表明,他们不是作为军事大国,而是作为经济大国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他们从科学技术和商贸活动中得到的好处远比其前辈从侵略和征服中得到的要多得多。全球化时代的国家体系虽然不是超越主权国家之上的世界政府,但已不是从前的无政府主义世界。当前国际组织日益增多,各种国际制度和规范日趋完善,关于政治、经济、军事的双边或多边协议成为国家间全作的主要形式,所有这一切都有助于建立控制冲突,消除军事威胁的合作机制,降低了国家间发生战争的可能性。
在全球化时代,国家安全客体随着国家利益多元化不断增多和细化,已从政治和军事的传统安全安全领域扩大到经济、科学技术、生态环境、文化和社会等非传统安全领域,产生了以发展为中心的综合安全观。如果把国家安全看作一个系统的话,它是由政治安全、军事安全、经济安全、科技安全、生态安全、文化安全、社会安全等要素构成。全球化对国家安全的影响非常集中地体现在这些要素上。
1、  全球化对政治安全的影响。政治安全是国家安全的根本与核心。一个国家如果政治安全得不到保障就无法生存下去。当前的全球化趋势虽然没有改变主权的基本原则,但对主权提出了一系列挑战。全球化所形成的物质流(资本、商品、技术、人才)跨越国界的自由流动,使一些发达国家的政府、国际经济组织及跨国公司控制和干涉属于他国主权范围内的事务成为可能。在全球化中,规范各国之间的交往与全作的各种国际制度大多是由发达国家根据他们的利益和价值观制定的,在某些方面限制了其他国家正常行使主权。信息技术的迅速发展和国际互联网的扩大使国家政治边界形同虚设。信息革命一方面削弱了某些信息技术落后的国家的主权,另一方面又增强了某些信息技术发达国家的地位和主权,对发达国家有利。上面提到的全球化对国家主权的影响并不是说我们赞同西方政治家鼓吹的“主权有限认论”和“民族国家消亡论”。无论在发达国家,还是在发展中国家全球化的的进程都需要得到曙家的支持和保护。当然,我们也应该看到在全球化时代任何一个国家要融于国际社会都需要享有同时又让渡某些国家主权。问题是在让渡和享有、权利和义务之间找到一个把国家利益最大化的平衡点。
2、  全球化对军事安全的影响。军事安全就是要有巩固的国防和足以威慑和抵御来侵略的强大军队。战争全为政治的继续自古以来被认为是捍卫国家安全的重要手段。在西方的国际关系理论中有一句名言:“你想要和平,你就得准备战争”。正是在这思想的指导下,一些国家在冷战时期开展了军备竞赛和争夺军事优势的斗争,结果把人类拖到核大战的边缘。20世纪80年代以来,特别是冷战结束后,和平与发展成为当代世界的主题,和平与发展成为当代世界的主题,和平与发展促进了全球化,加深了世界各国在经济、政治上的相互依存,减少了爆发世界大战的危险性。当今世界军事形势的特点是世界大战打不起来,国家间的战争减少,但地区和国内冲突急剧上升。世界各地的地区性冲突都有外国介入或干涉的背景,冷战后的干涉主义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打着维护民主和人权的旗号推行的新干涉主义。新干涉主义的实质是用军事手段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和他们主导的全球化。资料表现,近年来世界发生的大规模武装冲突大多是内战,如在1999年发生的27次武装冲突中有25次是内战,而且这些内战都是全球化中日益边缘化的极度贫困的国家中发生的,贫困是导致一些国家内战的重要因素。
军事是维护国家安全的重要手段,特别是在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横行的今天。但是我们也看到,在全球化时代,军事并不是维护国家安全的唯一手段,军事对解决金融危机和一些生态灾难就无能为力。这是以军事为中心的传统安全观被以发展为中心的综合观取代的原因之一。
3、全球化对经济安全的影响。冷战结束后,世界范围内的军备竞赛被以发展经济为主的综合国力竞争所代替,冷战逐渐转化为经济战和贸易战,经济安全在国家安全中的地位凸现。国外的一些政治家和领袖早就注意到经济安全对维护国家利益的重要性,如日本通产省早在1982年就发表了国家经济安全战略报告,克林顿入主白宫后把经济安全列为美国对外政策三大支柱之首。在普京就任俄罗斯总统后修改的《俄罗斯联邦国家安全构想》中,经济安全被放在国家安全的首位。在经济全球化中如何维护国家经济安全显得尤为重要,因为在各国经济的相互依存和竞争中一国经济的生存和发展更易受到别国的威胁和伤害。经济安全的内涵和侧重点对具有不同发展水平和价值观的国家而言是有差别的,但也有共同之处,一般而言,一国的经济安全决定于该国政府驾驭全局的宏观决策和调控能力,该国商品和服务在国际市场上具有公平竞争的机会和较强的竞争能力,在世界性资源短缺的情况下能有效地获得所需的资源,有经受全球性金融危机冲击的能力,有和平稳定的国际、国内环境等。
当前,正确认识经济全球化并积极参与其中是维护国家经济安全的焦点。全球化是一把双刃剑,对所有国家来说都各有利弊,既带来机遇,也带来风险和不安全的因素。究竟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这不仅决定于国家的发展水平及其在全球化中的地位,也决定于参与 者的主观能动性。经济全球化带来的不安全因素,可以通过参与 者的审时度势、因势利导、趋利避害的积极应对减少到最低限度。
4、全球化对科技安全的影响。科学技术是全球化的动力,而且全球化本身就包括科技全球化,科技全球化在更深层次上推动了世界整体的全球化进程。科技全球化的特征主要表现为:科学研究活动日趋全球化,跨国公司研究开发的全球化程度不断加深,企业间策略性技术聪明迅速发展和区域科技合作不断增强。当前,世界各国都把发展科学技术作为捍卫国家利益,提高综合国力的重要手段,因而竞争非常激烈。科学技术发达可以兴国,科学技术严重落后也可以败国。科技安全对于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侧重点。发达国家占有科技优势,因而具有较强的科技安全感,他们试图通过技术封锁和知识产权保持科学技术优势和垄断,而发展中国家首先考虑的是发达国家的科技优势造的威胁。
全球化时代的科技安全非常突出地体现在网络信息安全中。在当今全球化时代,支持网络信息安全的尖端技术和核心产品大多掌握在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发达国家手中,发展中国家不得不依赖他们,进口一些通信和计算机设备。但这些进口的设备是否被人做过手脚,是否埋伏着芯片“特洛伊木马”,这既是一个科技安全问题,又是军事安全和经济安全问题。
5、全球化对文化安全的影响。某一国家或民族的文化是非曲直该国所创造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总和,其核心是作为国家和民族灵魂的传统文化和价值观。
在全球化的浪潮中,西方文明以商品、信息为载体进入各国市场,对所在国的传统文化和价值造成巨大的冲击。就以当前我国的情况而言,在社会的某些阶层和某些人的头脑中,消费至上代替了勤俭节约,拜金主义代替了奉献精神,个人主义代替了集体主义,甚至连爱国主义也不讲了。长此以往我们就中了西方战略家通过经济全球化消灭文化多样化,通过市场经济改变我们的意识形态,进而改变我们的社会制度,实现和平演变的诡计。
当前,对文化安全威胁最大的莫过西方国家提出的关于“人权高于主权”和为“价值而战“的价值观。世界各国,特别是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由于历史背景不同对人权有不同的理解。对于曾遭受帝国主义的侵略和压迫的广大发展中国家的人民来说,人权首先是摆脱帝国主义的统治,实现独立和自由的权利;对于解放了的广大发展中国家的人民来说,人权首先是摆脱贫困的生存权和发展权。历史证明,在任何国家人权需要靠主权来保障,没有主权就谈不上人权。西方国家把人权置于主权之上主要是为它干涉别国政的政治目的服务。
现代科学技术为西方发达国家通过大众信息传播进行文化侵略提供了强有力的工具,而发展中国家在科学技术上的落后导致反文化侵略的不利。西方发达国家在文化侵略上的技术优势变成宣传优势,使包括我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经常处于被动接受者的地位。
文化是一个国家和民族的精神和灵魂,在经济全球化中如何保护文化的多样性是文化安全的重要使命。我们要谨防在全球化中丧失自我。
6、全球化对生态安全的影响。如果说在政治安全、军事安全、经济安全等国家安全要素中,对国家安全的威胁来自别的国家,那么在生态安全中,对国家安全的威胁则来自自然界。譬如全球气候变暖,臭氧减少,森林面积和生物多样性锐减,资源枯竭,环境污染等。生态安全涉及到国家的生存和可持续发展,因而是最基本的安全。
生态安全具有跨国性和全球性。发达国家早已过上富庶,甚至奢侈的生活,在环境与发展的两难选择中往往向环境倾斜,甚至为了保护环境而抑制发展;而发展中国家为了解决燃眉之急的生存问题更倾向于发展,认为“发展是硬道理”。由于国情和经济发展水平不同,世界各国在保护环境上存在一系列矛盾,生态安全也就成为国际政治斗争的焦点。开发本国资源本属于国家主权,但一些发达国家以保护环境为由横加干涉,一些国际组织给发展中国家的贷款往往附带苛刻的环境条件。一些发达国家为了保护本国的环境,将一些污染严重的企业和有毒的工业废物转移到发展中国家。环境问题的全球性告诉我们,能否确保生态安全在很在程度上取决于国际合作,因此应建立一套有效的国际环境合作机制和国际环境危机处理机制。
7、全球化对社会安全的影响。对国家安全的威胁不仅来自外部,还来自社会内部,因而社会安全也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从广义上讲,社会安全是指社会有序的运行状态,它强调作为协调的社会群体结构和有序的社会状态的统一。从狭义上讲,它包括对危害社会安全的三个方面,即对违法犯罪、突发事件和灾害(人为灾害和自然灾害)的控制。一般说来,一国的社会安全主要取决该国政府执行的国内政策,政府决策失误、政府腐败、贫富悬殊、社会不公、高失业率和高犯罪都会危害社会安全。
在全球化的今天,一个国家的社会安全已不单单是本国内部的事务,而越来越受到国际社会的影响和干预。有的国家为了达到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支持他国内部的敌对势力进行颠覆和破坏活动是对社会安全的最大的威胁。譬如,“法轮功”是彻头彻尾的反科学、反人类、反社会的邪教,它在严重破坏我国的社会安全,任何一个负责任的政府,无论是实行什么样的社会制度,都不会听任“法轮功”这样的邪教组织恣意危害人类。然而,美国政府曾经无视“法轮功”的极端危害性,肆意歪曲事实,挥舞所谓的“宗教信仰自由”的大棒,对我国政府处理“法轮功”问题进行无端指责。与此相反,联合国安理会于2002年9月11日正式将“东突伊斯兰运动”列入安理会颁布的恐怖主义组织和个人名单,这是国际社会对中国政府和人民打击恐怖主义、维护社会安全的立场和行动的积极支持。
社会安全在国家安全中占有重要地位,因为各种不安全因素最终都会以社会抗议和社会动乱的形式表现出来,社会动乱往往造成政府危机,国家瘫痪。为了增加对社会不安全因素的可预测性和可操作性,建立社会安全的指标体系和预警、评估机制是非常重要的。
全球化对国家安全的影响突出地表现在当前的国际恐怖主义活动上。“9•11”事件表明,对国家安全的威胁不仅来自国家之间的战争,还来自非国家组织的恐怖主义活动。在一定意义上可以说,当代的国际恐怖主义是全球化负面影响的产物。首先,全球化在世界范围内加剧了不公正、不平等、贫富两极分化的形势,在广大的穷人中引起绝望和怨恨的情绪。另一方面全球化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国家主权,破坏了法律和规章制度,使国家“空壳化”,恐怖主义正是利用这一点建立了跨越国界的“网络国家”。

 

网友评论 more
万博亚洲论坛新帖

论坛数据加载中...
 |  网站简介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业务合作 |  提交需求 |  会员中心 |  在线投稿 |  版权声明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2007-2018  北京东方创想科技有限公司   
运营单位:北京创想安科科技有限公司
联系电话:   E-mail:safehoo@163.com